何智丽的下场 1987世乒赛何智丽让球内幕 陈静:她才是受益者

2017-11-23 - 何智丽

1988年8月6日,上海《解放日报》体育版刊登驻京记者陆黛写的一组消息:何智丽落选汉城奥运会,第一次揭开中国乒乓球让球机密,从此,中国体育报道走向纵深化。

如今的陆黛,已是上海东方网采编中心总监,提及当年的报道,她说也是妙手偶得——上海体委官员去北京探班,拜访袁伟民、李富荣,她跟着一块去,结果抓到了如此大的新闻。

何智丽的下场 1987世乒赛何智丽让球内幕 陈静:她才是受益者

何智丽、李富荣以及当时的中国乒乓球女队教练张燮林都是上海人。

24年过去了,1988年汉城奥运会女子乒乓球比赛,依然是中国体育的第一大谜团,包括1987年新德里世锦赛的让球风波,直到现在还经常被人们提起,可见当时的轰动性。

何智丽的下场 1987世乒赛何智丽让球内幕 陈静:她才是受益者

2005年上海世乒赛期间,蔡振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盖棺论定”地说道,“到了奥运会,那就是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如果何智丽在世锦赛上不愿意让球,完全可以跟领导说,但她没有这么做,结果是欺骗了队友,然后又反过来喊冤……”

何智丽的下场 1987世乒赛何智丽让球内幕 陈静:她才是受益者

其实在何智丽让球的新德里世锦赛,女子单打八进四时,也有队友让给何智丽,她“笑纳”了,这名队友,正是汉城奥运会人选风波的另一个主角、最终夺得奥运冠军的湖北女孩陈静。

和何智丽不同,甚至和中国乒乓球史上任何一个明星都不同,陈静从此走上了一条特别的路——她是首位三次出战奥运会的乒乓女将,代表过两个体育协会,赢过金银铜牌,再加上汉城的一块双打银牌,这一成就前无古人,估计也后无来者。

何智丽的下场 1987世乒赛何智丽让球内幕 陈静:她才是受益者

这两年,陈静在人生和事业上连有斩获:前不久刚生了第二个儿子,去年又成为华南师范大学运动心理专业的教授……

汉城奥运会名单 早就没有何智丽名字

记者:我们还是从何智丽的故事说起吧。有人说是你顶了何智丽,到底是怎样的情形?

何智丽的下场 1987世乒赛何智丽让球内幕 陈静:她才是受益者

陈静:其实根本不是我顶了何智丽,而是何智丽早就被排除了。从新德里世锦赛到汉城奥运会选拔,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里,何智丽一直在闹,到1988年夏天,奥运会(名单)早就没有她了,她对欧洲选手没优势,对韩国人也有输的纪录。但是外界不知道状况,认为世界冠军按正常情况应该入选。

汉城奥运会前,队里给每个人发了一张民意摸底表,叫我们填上心目中的奥运会人选,上面列了5个老队员,我不在名单上。我给这5个人排了个序,但在后面附了一句话:“为什么不起用年轻选手?”

我当时的实力和成绩是可以取代老将的,我出道后对欧洲人保持全胜,几乎没输过球,1987年就入选世锦赛团体决赛阵容,怎么一年半后又是老队员去打了?

后来我知道队里早已经考虑我成为正选,但希望把我作为一匹黑马,所以才没有列入民意摸底的名单中,省得过早曝光。看到我这么写,队里更有信心了,只是当时他们没和我说罢了。

我之所以这么敢求战,除了有实力,也和我的性格有关。我对任何“第一次”都情有独钟,最喜欢做别人没做过的事,那年是乒乓球第一次进奥运会,我就想为什么自己不去争取一下。

记者:记得你的教练郗恩庭说过一句话:奥运会人选一旦确定,你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一举成名天下知,要么在强大的压力下失利,从此失去信心。

陈静:当时在队里,我一直不在意外面说什么,有时外面在干什么也不知道。最初定的人选是我和焦志敏、戴丽丽,我和焦志敏配双打,两个左手,也是新的试验。后来李惠芬顶了戴丽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至于成名与否,用现在的话来说,成名是必须的,只是早一届晚一届的差别,但入选了汉城奥运会,那成名是一定的。

张燮林被找谈话 焦志敏也遭遇过让球

记者:汉城奥运会,你单打在决赛前保持不输一局的完胜,直至决赛时才输给李惠芬两局,假如当时的决赛对手是焦志敏,你赢面有多大?

陈静:我以前在队里遇到李惠芬时赢多负少,碰到焦志敏,她赢得多一些。

当时有记者说我夺冠后不怎么激动,其实我哭了,但我在用毛巾擦汗时把眼泪擦掉了。我第五局以21:15赢的,打到最后两分时,我知道赢得下来了,心情上有了铺垫。

在领奖台上,我们三个人也客气地祝贺了一下,不过大家心情不太一样,没多说什么。回想一下李惠芬应该没什么失落的,我和她都师从郗恩庭,比较熟悉,我们俩拿了冠亚军,郗恩庭当然很开心,只是焦志敏可能比较郁闷,因为她那时候技术是最成熟的,也是奔着单双打两块金牌去的,结果一块都没拿到。

重大比赛不是比技术,而是比心态,我相信自己比对方强,所以如果在决赛中遇到的是焦志敏,我肯定不会怕她。

这块奥运金牌,随着历史价值愈发显得珍贵。说起乒乓球史,我们都会说起容国团、邱钟惠,但说起奥运金牌,都会记得我。中国乒乓球名将很多,但如果没有奥运金牌,似乎气势上差了一些。

记者:是不是当时在决赛前夜,中国队关于焦志敏和李惠芬谁上而彻夜开会?

陈静:我听说的也是这样。

当时四强对阵格局是我打捷克的赫拉霍娃、焦志敏打李惠芬,这种状况下,同一协会的两个人先比,所以焦志敏和李惠芬的比赛先进行。由于中国男队单打都输了,我们女双又输了,女单金牌绝不允许再丢。我从没输过赫拉霍娃,但因为是后打,没人敢打包票,焦志敏对赫拉霍娃在新德里世锦赛上输了,据说队里用了一晚上来说服焦志敏的教练张燮林,让李惠芬胜出。当然后来我以3:0赢了赫拉霍娃。

【4月底记者在天津采访中国高尔夫公开赛时遇到焦志敏,她是陪着儿子安秉勋来参赛的。安秉勋现在是世界知名选手,2009年曾夺得全美高尔夫业余冠军,2010年参加了美国大师赛和英国公开赛,去年转为职业选手。

说到24年前没能发生的焦志敏与陈静之间的女单决赛,焦志敏只是说:“有得必有失,假如当时赢了奥运冠军,环境和心境肯定会改变,未必会嫁到韩国去,也不会有一个这么好的儿子了。”

焦志敏在汉城奥运会后就选择了退役,很快嫁给了安宰亨。

她现在还偶尔和张燮林、戴丽丽、童玲等人聚一下,“从汉城回来后,张燮林从来没和我再提奥运会的事,连半句都没有。”

据说在汉城,焦志敏流了多少眼泪,张燮林就抽了多少烟。】

陈静揭当年内幕 何智丽是让球受益者

汉城奥运会后,陈静急流勇退,很快离开国家队去了宝岛,连1990年北京亚运会都没参加,但直到1993年,她才选择复出,开始代表中华台北队打球。1993年瑞典世乒赛上,陈静挺进女单决赛,但很可惜地以0:3输给韩国人玄静和。

记者:你一复出就拿下世界亚军,自然成为海外兵团的头号人物,但为什么这头号人物是你而不是何智丽呢?

陈静:何智丽的技术比较单调,也没什么超水平的东西,而我能发挥到什么程度,人们不知道。我一直见长的是脑子很好,所以现在还可以当中国乒乓球男队的心理顾问。

我复出后,在外比赛,我的房间是海外乒团的集中点,后来我们看何智丽也想来,就索性叫她来了。

汉城奥运会人选一事出来后,国家队对何智丽颇有微词,我看大家都在说她,觉得她有些可怜,就不再说了。后来有人提起新德里世锦赛单打八进四让球的事,有记者来向我求证,我才承认。

让球事件出来后确实挺轰动,现在想想让球确实不应该,尤其当时比赛少,拿冠军的机会多难得啊,这次让掉了,下次就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了。

我在新德里的机会其实很好,和何智丽八进四之战,我们真刀真枪地打了第一局,我赢了,但马上有教练来和我说,叫我让给她,我就让了。我如果赢了何智丽,下一个对手是削球手管建华,我打削球把握挺大,最后决赛对韩国人,在国家队时我从来没有输给过韩国人。 据体坛周报

何智丽让球风波

1987年新德里乒乓球世锦赛上,两场女单半决赛分别是中国选手何智丽对阵队友管建华,中国选手戴丽丽对阵韩国选手梁英子。

经过研究和探讨,中国队教练组决定让何智丽故意输给管建华,以保决赛的“万无一失”,但何智丽并未听从安排,3:0胜出,此举让管建华和教练组都大为震惊。

虽然最后何智丽为中国队夺得冠军,但她的这种“不听从上级安排”的行为,让自己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实际上在此前八进四的比赛中,何智丽也是让球的受益者——应教练的要求,何智丽当时的对手陈静选择了主动放弃胜利。

1988年汉城奥运会,何智丽“不出意外”地无缘中国队名单,1989年她迁居日本,加入日本籍,从此改名为小山智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