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益民去向 关于福州新区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杨益民是这样说的

2017-10-24 - 杨益民

最后,杨建民建议,在创新方面有几个方面是政府需要做好的。一是提供平台,政府应该主动作为。二是配套政策,有了平台,还要配套一些政策,才能对“双创”人才有吸引力。三是营造环境,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社会环境,使大家都来参与创新创业。

杨益民去向 关于福州新区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杨益民是这样说的

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必须把这些工作做好。与此同时,从企业的角度来讲,要发挥企业的独特优势。企业在某一个领域、某一个方面拥有专长,要利用这个专长吸引一批创新创业者到企业来,或者企业参与政府提供的平台。政府和企业联手起来,“双创”工作是可以做好的。

杨益民去向 关于福州新区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杨益民是这样说的

让群众拥有越来越多的获得感

杨益民说:

转型升级,新旧发展动能转换,发展的动力要从要素和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创新的引擎作用更加凸显。在产业布局中,福州新区着力做优产业,更加注重抓创新力强、带动力强、支撑作用大的项目。

杨益民去向 关于福州新区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杨益民是这样说的

一期投资100亿元的铝精深加工项目,将带动铝深加工等铝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投资落户;海上风电装备产业园项目,预计年产值逾13亿元,将打造成立足福建、面向沿海、辐射全球的海上风电研发中心和海上风电装备制造基地;总投资300亿元的京东方8.5代面板项目,带动面板行业10多家上下游企业落地,电子信息产业集群正在形成……

杨益民去向 关于福州新区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杨益民是这样说的

去年以来,福州新区着力引进一批符合新区产业发展方向的高新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推动新区建设与产业升级“双轮驱动”协同发展,打造东南沿海重要的现代产业基地。

杨益民说,新区建设要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不断推动着产业布局、生活居住、公共服务、生态文明等城市功能有机融合,让群众拥有越来越多的获得感。

杨益民去向 关于福州新区建设 全国人大代表杨益民是这样说的

全国两会上还有哪些“福州”声音?

黄其森:必须从立法层面保障慈善机构运作的公开透明

“公开和透明是慈善事业最核心的问题。有人说法律针对慈善机构的规定多了会不会太苛刻,但我认为,慈善机构是让别人托付爱心的地方,在慈善事业上,再多约束也不能算苛刻!”

10日上午,政协委员分组讨论慈善法草案报告。在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界的小组讨论会上,杨祥波委员的一席话引发了委员们的热烈讨论。

全国政协委员、泰禾(香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其森说,自己来自福建侨乡,那里的华人华侨一直有在家乡捐资修路办学的传统。形成这种风气的原因之一,就是受助者都是乡里乡亲,善款的去向和成效一目了然。但在当今时代,慈善捐款的数额和捐助范围已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善款流向哪里、能否真正放到需要帮助的人手上,捐赠人很难有直观感受。因此在现阶段,必须从立法层面保障慈善机构运作的公开透明。

谢智波:用脚走出来的建议更“贴心贴肉” 

治理车窗抛物、改善环卫工待遇、保障年长农民工就业、抓好手机实名制落实、推进居民生活垃圾无害化建设……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华大街道环卫所路段班长谢智波每年都就“农民工”和“垃圾”议题发声。这位在城市里“挥了十四年笤帚”的环卫工代表说,自己的每一条建议都是用脚走出来的,是贴心贴肉的声音。

“环卫工作不是简单的一扫了之,以前地上、墙上、树上小广告等到处贴,为了清理这些城市‘牛皮癣’,我们都用上了香蕉水甚至打磨机。这两年手机实名制的源头一抓,乱贴乱写的情况好转了许多,环卫工人的工作量也减轻了不少。”谢智波说。

这几年让谢智波感受最深的是环卫工工作环境和待遇的改善:环卫市场化改制带来了工资翻倍;清扫机械化率的提高减轻了工作强度;就学、就医等社会保障解决了后顾之忧……

谢智波介绍,自己夫妻俩都在环卫部门工作,每月家庭收入接近5000元;四口之家住上了政府提供的廉租房;一双儿女也都在城市里就近上学。谢智波说:“现在一家人有了在城市里安家、扎根的感觉”。

更让谢智波欣喜的是,现在环卫工上路工作时,打招呼、问好、微笑的市民多了;沿街商户给环卫工热饭菜、倒开水的也多了;连续两年,都有餐饮企业请环卫工们聚在一起吃年夜饭。

谢智波说,履职四年,自己每年参会前都会抽出专门时间到工友们那儿坐坐,感受他们的生活变化,听听他们的意见和心声。平日里,环卫工是大家眼中“熟悉的陌生人”,但从全国的范围来讲,城市“美容师”群体的数量很庞大。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了解他们、关心他们。

虽然只有初中学历,很难独立完成议案,但谢智波认为,作为人大代表,一点一滴的建议和声音也很重要,特别是自己来自基层,长期坚守在一线劳动岗位,建议和意见切口小、针对性强、容易促进落实。

“比如环卫工的休息权问题,现在节假日都是环卫工最忙最累的时候,为了完成好考核和多拿工资,大部分环卫工都不愿意休息。一些工友早出晚归忙了一年,连家门口的公园都没逛过一次。”谢智波说。

经过几年的代表履职历练,谢智波在保持农民工“本色”的同时眼界也变得更为开阔,开始关注“城市病”等大问题。他说:“现在关于城市的各种评比太多了,评比期间交通、环卫、社区等各个部门都在搞突击,人力物力浪费严重,长远效果并不好,这种形式主义的做法要不得。”

翁国星:“我想谈谈药价虚高问题” 

“今天我谈谈药品和耗材价格虚高问题。”5日下午,福建代表团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会场,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省立医院副院长翁国星发言。

“作为一名心脏外科医生,我举个例子,同样一台进口人工心脏机械瓣膜,美国的价格是700美元、欧洲是600欧元,而我国省市招标价格是1.4万至1.6万元,其他耗材、药品也都有类似情况,可想节约医疗费用的空间有多大!”翁国星说。

翁国星说:“福州一家知名的三甲医院,去年毛收入24亿元,其中药品价格占40.86%,耗材占19.11%,二者占了60%左右,也就是说,有14亿元用于支付药品和耗材,这块价格只要降低10%,就可以节约1.4亿元,而实际上可降的空间远不止这个数。”

翁国星举例说,以常用的头孢等抗生素为例,这些属于化学药品,没有什么研发成本,而一些医院的门诊价格一粒要8元多,和成本价相比,药价虚高几倍甚至十几倍。

近年来,福建三明医改引发广泛社会关注,针对医药卫生领域存在药价虚高、看病贵等突出问题,三明探索医药、医保、医疗“三医联动”综合改革。在翁国星看来,三明医改最大的成功就在于有效降低了药价,降了30%,而且还有降价空间。

翁国星的发言引起全国人大代表、三祥新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夏鹏共鸣,他说:“医改要切实解决药价虚高问题,尽量减少中间流通环节,将招标在阳光下运行。”

翁国星同时建议,国家应逐步加大医疗卫生投入。他说:“群众感觉看病贵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个人支付比例偏高,当前医疗支出是由个人、社会和政府支出三部分构成,大约各占三分之一,2015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医疗卫生支出11916亿元,占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7.8%左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