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皓晨父亲 第304章 龙皓晨身世之谜

2017-10-23 - 龙皓晨

白玥悲伤的面庞略微平静了几分,她猛然转身,紧紧的搂住龙皓晨,“对不起,皓晨,对不起。是妈妈害了你。妈妈不应该将一切都隐瞒,造成了这几乎铸成大错的误会。是妈妈对不起你,让你这些年受了这么多苦。”

龙皓晨父亲 第304章 龙皓晨身世之谜

是啊!自从当初龙皓晨跟随龙星宇修炼两年之后,龙星宇就带着白玥走了,让他失去了父母的关怀与爱护,之后十几年一路走来,他依靠的只有自己。不知道多少次历经生死磨难,如果不是运气始终站在他这边,恐怕龙皓晨早已死在了前进的路上。

龙皓晨父亲 第304章 龙皓晨身世之谜

而在这十几年的过程中,无论是龙星宇还是白玥,始终都没有真正的帮过他什么。

龙皓晨的身体轻微晃动了一下,十多年的历练,他的心志早已坚定如铁,可此时此刻,在他心中,却充满了绞痛的感觉。他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父亲从未将自己当成他的亲生儿子看待。那么,他培养自己是为什么?为了让自己有一天击杀魔神皇,上演一幕他认为的父子相残?

龙皓晨父亲 第304章 龙皓晨身世之谜

龙皓晨的心,充满了苦涩。这个误会之中,龙星宇受到了伤害,白玥也受到了伤害,可承受伤害最深也是最无辜的,却是他啊!一个明明有着父母,却十多年来未曾得到过父母关爱,甚至还被亲生父亲所怀疑的孩子。不是孤儿,胜似孤儿,至少孤儿心中没有对父母亲情的希望,而他却明明有着希望,希望却遭受着践踏。

龙皓晨父亲 第304章 龙皓晨身世之谜

用力的深吸口气,龙皓晨抬头望天。勉强不让泪水滑落,他搂住怀中的母亲,艰难的说道:“妈妈,我不怪你们。你们把我带到这个世界,已经是最大的恩情。我没有怪你们的资格。我现在只想知道真相究竟是什么,你为什么是魔神皇的女儿。而在我出声之前,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

龙皓晨父亲 第304章 龙皓晨身世之谜

白玥轻轻的点了点头,龙皓晨说不怪她,反而令她心中更加难受。“好,好,妈妈都告诉你,都告诉你。”

“我的母亲,也就是你的外祖母,曾经是一位牧师,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白玲轩,是一位牧师。而且也是一支猎魔团的成员。从很小的时候,她就展现出了强大的牧师天赋,在牧师圣殿中,乃是天之骄女般的存在。成为猎魔者之后。她就跟随着自己的猎魔团在魔族中纵横驰骋。修为也越来越高。死在他们团队手中的魔族强者不计其数。”

“有一次,他们在任务中遇到了强大的敌人。团队成员近乎全部死亡。是团队中的战士拼死保护,你外祖母才能逃出升天。但是,那位战士在救出你外祖母之后,也死了。那时,他们还在魔族的境内。”

“你外祖母本身实力虽然很强。但她毕竟是一位牧师啊!当时不但灵力近乎枯竭,还受了很严重的伤。她逃出没多远,就在一片树林中昏迷了。”

白玥刚说到这里。魔神皇的声音随之响起,“是我救了她。我当时正在巡视各族,正好路过时,感受到了人类的气息。于是就见到了玲轩。当时,她的伤势很重,脸色苍白如纸。可是。当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被她那柔弱的气质和绝美的容颜所吸引了。那完全是一种和我族不同的美感。于是。我鬼使神差的没有杀死她,反而屏退左右,独自将她救起。”

“玲轩醒来之后,见到的是已经刻意掩饰过的我。以我的修为,她当然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我是魔族的。我告诉她,我也是猎魔团的一份子,和她一样,我的队友也都已在战场上阵亡。正好路经此地发现了她,才将她救了下来。”

对于魔神皇来说,这同样算得上是一份秘辛,而当着一众魔族强者们他能说出这番话,除了有所用意之外,也能让龙皓晨感受到他对外祖母那份情感。

“玲轩虽然是一名猎魔者,但是,她的心思却十分单纯。根本没有半分怀疑就相信了我的话。在我的帮助下,她的伤势渐渐好转,我们也越来越熟了。她是那么的美,那么的温柔。为了取信于她,为了能够多和她在一起,我甚至不惜帮助她去完成她的任务,甚至帮她杀掉了那些杀死她队友的族人。当时,她对我很感激,也更加的信任我。不知不觉间,我们双双落入了爱河。”

说到这里,魔神皇枫秀眼中竟然满是怅然,“或许,这是一段不应该出现的感情。但是,玥儿,就算到了现在,我也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母亲是我这一生中最爱的女人,没有之一。”

听了魔神皇这番话,白玥不禁再次痛哭失声,而龙星宇更是身体一晃,险些摔倒在地。他终于已经完全肯定了白玥的话。一直以来,在他心中最为矛盾,也令他最为痛苦的就是龙皓晨这个儿子啊!此时此刻,得知了皓晨是他的亲生儿子,可他心中的痛苦却要比以前更加的强烈。和白玥比起来,他更加对不起儿子,而且,他还曾……

魔神皇的声音十分温柔,这是所有魔神都从未体会过的,哪怕是月魔神阿加雷斯,在这个时候,也能感受到魔神皇话语中那份前所未有的真挚情感,他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爱上人类女子的不只是自己,这位已经统治了魔族数百年的一代魔皇也同样曾经有过对人类女子的情感,而且爱之深,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陪伴着玲轩在我族境内整整一年的时间,期间,我帮她完成了所有任务。而她也终于爱上了我。孤男寡女在一起,再加上感情的升华,终于让她成为了我的女人。”

“玲轩那天对我说,她想家了,想要回去看看。看看亲人和朋友。也要将我们的事情告诉大家。然后就嫁我为妻。”

“当时,我不知道多少次想要告诉她我的真实身份。但是,却始终没有勇气说出口。因为我能感受到她对我族的那份恨意,更知道她的父母都是死在与我族的战斗之中。我不能说,因为我太怕失去她了。当时,我甚至想过为了她而放弃魔皇之位,就这么装下去,始终装成人类。和她在一起的那年,也是我这一生中最为幸福的一年。”

“我先后几次用话语化解了她想要返回圣殿联盟的打算,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却史无前例的坚持要回去。无奈之下,我只得送她到圣殿联盟的边境。当时在她眼中,我是一名人类的战士。为了不被揭穿,我告诉她,让她先返回牧师圣殿等我,我去战士圣殿向父母家人禀报之后,就去找她。”

“玲轩依依不舍的走了。而我却万万没有想到,她这一走,竟然就是永别。”说到这里,魔神皇枫秀的双眼竟然湿润了,两行泪水顺着面颊流淌而下。

白玥泣不成声的道:“妈妈之所以坚持要返回联盟,是因为她当时已经怀了我啊!她不肯告诉你,是因为她害羞。你当时答应过回到联盟就娶她的,她返回牧师圣殿后,就一直在等你。等你来接她。可是,你却没有来,你却始终都没有来。”

魔神皇枫秀的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是啊!我没有去,当时我只是在想,究竟用什么办法能够一直和玲轩在一起呢?而就在那时,就在人类边境,我的身份不知道为什么暴露了。没等我去掉伪装和为了掩饰黑暗气息在体内留下的封印,就遭遇到了两支称号级猎魔团的围攻。

以我的修为,本来是不怕他们的。但我为了完美的掩饰自身气息,自行布下的封印实在是太坚固了。没有足够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冲的开。于是,我陷入了一场苦战之中。虽然最终我终究还是凭借逆天魔龙柱的威能逃走了,却也是身受重创。”

“那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受重伤。我不可遏止的就怀疑到了玲轩身上。因为只有她一直和我在一起。如果不是她发现了我是谁,并且感受到我体内封印的存在,为什么会这么巧,就在她执意要返回圣殿联盟之后我就遭受到了两支封号级猎魔团的围攻呢?”

“当时我很痛苦,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连带着体内的重创令我昏迷了很久。还是凭借自身强大的愈合能力,才将我的伤势渐渐治好。可是,等我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后,却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

“那时,我心中想到的依旧是玲轩。我不相信那是她布下的圈套,我要去找她,我无论如何都要去找她问个清楚。于是,我的伤势才刚好,就立刻化妆前往圣殿联盟,前往牧师圣殿去找玲轩。”

“可等我到了牧师圣殿,找到的,却是玲轩的墓碑啊!原来竟然真的是那么巧,是巧合之下我才碰到的那两支称号级猎魔团。”说到这里,魔神皇枫秀竟然也是泣不成声。

白玥目光呆呆的道:“妈妈回到牧师圣殿后,就等着你的到来。但是,我却等不了。妈妈那时候已经有了我,肚子也一天一天的变大,等到五个多月的时候,本就身材瘦弱的妈妈终于瞒不住了。将她和你在一起的事情告诉了家人。

当时,你化名叫做风凌,是战士圣殿的一名战士。妈妈等待了你数月你都未去,她还有了你的孩子。姥姥、姥爷虽然早就不在了,但妈妈还有其他的亲人,还有师长。很快,他们就向战士圣殿以及猎魔团任务塔发出了质疑的询问。得到的答案却是:查无此人。”

“当时,妈妈的情绪近乎要崩溃了,她是那么的无助,没有人能帮她,直到她死的那一天,她都不清楚,原来自己曾经深爱过的人竟然是魔族的统治者,魔族七十二柱魔神中排名第一的逆天魔龙皇。”

“找不到你,很多人都明白,妈妈恐怕是受骗了。他们劝说妈妈,不要将我生下来,那样会毁了她的一生。可妈妈不肯,妈妈实在是太善良了。她无论如何也不肯将我打掉,她说,哪怕是用一生作为代价,她也要将我生下来。”

“十月怀胎,一朝落地,我出生了。但是,也正是因为我的出生,给妈妈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痛苦和灾难。我自身的属性,是黑暗。我继承了你逆天魔龙族一半的血脉,继承了你黑暗的气息。那时候妈妈才知道,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竟然是一名魔族。你能想象当时对她的打击有多么巨大么?而且,也因为我那一身的黑暗属性,遭受到了牧师圣殿的强烈质疑。他们不肯让我活下来,因为我是魔族的后代,身上更流淌着魔族的血脉。”

“妈妈却说什么也不肯让他们将我带走,妈妈死死的护着我。她为了让我能够活下来,用自己的血液为我换血,用自己的属性为我转换。用她的爱守护着我幼小的生命。最终,我撑下来了,我在妈妈的爱之中坚强的活了下来。但是,我的身体机能也终究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不但自幼体弱多病,更是失去了任何修炼的可能。

而妈妈在生下我之后本就气血两亏,又为了救我而付出了身体最后的精华。在看着我撑过最关键的时刻后。她终于坚持不住了。她用自己的鲜血,写下了一封简短的血书,塞入锦囊之中,挂在我的脖子之上。”

“等我长大了之后,我多次看了血书。当时,我完全不明白妈妈的话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直到后来你找到我,将我带到魔族,把你和妈妈的事情都告诉了我,我才明白妈妈是什么意思。可是,我没有将血书的事情告诉你。我不愿告诉你,我要让你受到良心的折磨与责备。是你,是你害了妈妈,是你让妈妈芳华早逝。我恨你,我恨你……”

说到这里。白玥因为过于激动,险些昏倒在龙皓晨怀中,还是龙皓晨不断用柔和的生命气息支撑着,才让她勉强坚持住。

魔神皇呆呆的道:“血书?血书?玲轩竟然有话留给我么?是什么?玥儿,你告诉我,她在临死前说了什么?”

白玥的手,颤抖着从自己的领口内拽出一个十分陈旧的锦囊。喃喃的道:“我告诉你,今天我就告诉你。”

她小心翼翼的从那锦囊之中拉出一张白色的布。很明显,这块布并不规则,像是从内衣上撕下来的。白布上的血迹早已变成了紫褐色,显现着她留存年代的久远。

白玥轻轻的念道:“玥儿是我和你的孩子。虽然我就要去了,但我终于保住了她。无论你是谁,你只是我的风凌,是那风凌天下的风凌,虽然你骗了我。但爱过,我不悔。”

“砰——”魔神皇听了这句话,脸色突然变得一片惨白,身体一晃,手中逆天魔神剑猛然插入地面才支撑住自己的身体没有倒下去。他的眼神有些呆滞,目光中更充满了无尽的悲伤。在这一刻,哪怕是敌对的人类强者们再听了这个故事之后,心中也不禁产生出一丝同情。

念出血书的内容,白玥自己却似乎有种如释重负般的感觉,表情也轻松了许多。她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儿子,小心翼翼的将血书收好放在脖子上的锦囊内。柔声道:“我从小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妈妈为我而死,感动了许多牧师圣殿的师长们。

他们默默的承担起了抚养我的责任,虽然我不能修炼,但他们却将我照顾的无微不至。看着我一天天长大,他们从未将母亲身上曾经发生的悲剧告诉我,那是因为,他们希望我快快乐乐的活下去,如果可能,永远不让我知道这些才好。毕竟我并不是一名职业者,并不会加入到对抗魔族的战争之中。”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遇到了星宇。他的年纪虽然比我大了许多,但每一个少女都有崇敬英雄之心。他爱上了我,我也同样深深的爱上了他。在牧师圣殿师长们的祝福下,我们在骑士圣殿,就在这御龙关内结为连理。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会是一对幸福的小夫妻。我对生活始终都没有过多的要求,只是希望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开开心心的就好。但是,就在我最幸福的时候,你出现了。”

说到这里,白玥看着不远处的魔神皇,话语中带出一股浓浓的恨意。

“是你,破坏了我的生活。你感受到我体内有着你的那份气息,硬是在一场魔族与联盟的大战之中将我抓走,抓回了你的魔皇宫之中。”

“当时,我以为自己完了,以为自己永远也见不到星宇了。落入你的魔掌之中,我就没想过自己还能活着回去。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你们魔族敢对我施暴,我就算是死,也要为星宇守洁。我手握发钗,随时做好结束自己生命的准备。”

说到这里,白玥轻轻的抬起手,抚摸着龙皓晨的面庞,“如果不是为了你,或许,我在被魔族抓走的那一刻就已经了结了自己的生命。可是,那时候我却刚刚知道了你的存在,甚至还没来得及告诉你爸爸。所以,我不舍得死。孩子是无罪的,哪怕只有一丝可能,我都要坚强的活下来,将你生下。就像当初妈妈为了我而不惜牺牲生命一样,我愿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

“妈妈。”龙皓晨扶着母亲,也同样是泣不成声。

“后来,他告诉我他是我的父亲,他感受到了我身上的那份属于他的血脉气息,更看到了我和母亲当年几乎一样的容颜。就是那时候,他将我留在了魔族大半年之久。他对我很好,经常给我讲述他和妈妈之间曾经发生过的故事。可是,因为他的欺骗与谎言,却让我从小就没了妈妈,也没有爸爸啊!

我怎能原谅他?我,身为骑士圣殿神印骑士的儿媳妇,却是魔神皇的女儿。那时我的心情真是复杂极了,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爸爸。直到后来,我的肚子渐渐的大了,我突然惊觉,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将孩子生在魔族。

就以死相协,让他送我返回联盟。我这才回来了。当我进入联盟境内后,已经即将临盆。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你爸爸。一边,是我不愿相认却无法否认的父亲,另一边,却是我至爱的丈夫。

人类与魔族之间的仇恨早已无法化解。我怎么去面对?我没法面对。我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我的父亲杀死了我的丈夫,或者是我的丈夫杀死了我的父亲我会怎样。所以,我只能逃避,只能选择逃避。”

“我在奥丁镇生下你之后,就决定在那里留下来了。哪怕生活再清苦,我也不愿意去面对外界的一切。我思念着星宇,可是,我没有勇气站在他面前,告诉他我是魔神皇的女儿。正因为爱之深,我更加不愿意让他承受痛苦。所以,我只能避开他,不和他见面。这一躲,就是近十年啊!”

“直到他找来时,他也已经成为了一名神印骑士。当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再也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情感。终于答应他跟他回去,并且告诉了他你的存在。”

龙星宇缓缓抬起头,目光茫然的看向白玥和龙皓晨,“可是,再见到你后,我却没有相信你。我能感觉到你的逃避。但我却认为,你的这份逃避是因为皓晨,因为你和魔神皇有了他,所以才逃避我那么多年。你能想象我当时心中有多么痛苦,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煎熬么?可是,无论我心中的痛苦再深,却也无法与我对你的爱相比。我实在是太爱你了,所以我宁肯让这份蚀心之痛埋在心底,也不愿再和你分开。”

“当时,我的心渐渐陷入了黑暗,每当我看到皓晨的时候,那种噬心之痛就会越发的强烈。于是,我做出了一个卑鄙的决定。我和你相认,也认了皓晨。但是,我当时想的却是将他培养起来与魔族对抗。我一直认为他是魔神皇的儿子,尽管他的坚毅与善良让我十分喜欢,可是,内心的痛苦却让我始终未能冷静的去思考于是,我努力的训练皓晨,让他成长起来。

当我看到他竟然拥有着光明之子的体质时,曾经有一瞬间我怀疑过他是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可是,我们失散了那么多年,我想不通如果他是我的儿子你为什么不带着他回来找我。于是,我继续在痛苦中沉沦。”

“我训练了皓晨两年,终于无法忍受内心的苦痛,我甚至有些不敢去面对他那清澈的眼神。于是,我带着你回到了御龙关。我本以为皓晨不在身边我的心会好受一些。可我很快就发现,我心中的痛苦依旧,而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所以,我也选择了逃避,我有很多时候不在御龙关,甚至一走就是数年。我深深的爱着你,但我却不能不计较我心中所想到的那一切。”

“后来,皓晨的天赋渐渐显现出来,在猎魔团选拔赛上大放异彩,成为了一名猎魔者。我渐渐开始关注他的情况,甚至尾随他,看着他进行任务。有些时候,甚至在暗中偷偷的帮助他。那时,我心中的痛苦已经渐渐转化为狰狞。我就想,以皓晨的光明之子体质,总有一天他必然会变得特别强大,强大到能够威胁魔神皇的存在。那时候,他们父子相残,无论是谁杀了谁,我也算是报仇了。”

说到这里,龙星宇痛苦的闭上了双眼,“皓晨,你知道么?当初你带着光之晨曦猎魔团在魔都心城准备进入星魔宫的时候我是知道的。我那时也正在魔都之中。怨恨令我没有阻止你们去冒险。在感受到你们落入圈套之后,我也没有去营救。当时我就想,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魔神皇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哈,我却不知道,我自己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羊入虎口。这是多么的讽刺啊!我不配做你的父亲,我不配。”

“你死了,当时我心中确实出现了如释重负的感觉,只觉得内心之中一直压抑着我的东西全都消失了。于是,我在第一时间返回了御龙关,我想,我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的跟玥儿在一起了。可是,当我真的面对她时,我却发现,你的身影不断的在我脑海中出现。

我不敢告诉她你已经死在魔神皇手中的消息,我不愿她受到半分刺激。我想,一切都过去了,你是猎魔者,永远留在魔族的土地上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是,我内心的痛苦却越来越深,每天午夜梦回之时,我脑海中都会出现你一脸微笑叫我爸爸的样子,我经常从梦境中惊醒。

我开始检讨我自己,检讨我曾经的怨恨。恨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渐渐是无尽的悔恨。无论魔神皇有多么错,可你是无辜的啊!我竟然将一个一直叫着我爸爸,对我最为信任的孩子送到了敌人的虎口之中,最终殒灭。

我无法原谅自己的这种作为,我甚至放弃了去参加圣殿大比的机会。那几年,我无比的消沉,修为更是没有半分进步。只是在瓶颈处徘徊。可是,就算我意识到自己错了又能怎样呢?错已经铸成,你已经死去。”

“直到那天,我突然得知你竟然带领着光之晨曦猎魔团出现在圣城,并且参加了圣殿大比。我当时的心情无比的复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庆幸还是痛苦。但很快我就发现,这一次,我真的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了。当时我就下定决心,无论你是谁的孩子,你一直叫我爸爸,那就是我龙星宇的儿子。

我要努力的忘记以前的一切,用未来赎罪,好好的对你,培养你。可是,很快我又得到消息,你竟然带领着光之晨曦猎魔团获得了圣殿大比的冠军。我那时才知道,你竟然已经超越了我。

后来,我们父子重逢,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我再次见到你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忘记了一切的不快。我真傻啊!几十年来,我竟然一直当自己的儿子是别人的孩子,更是曾经险些害死你。

你知道么,当我看了你和采儿录制的影像后,曾经多次流泪,我心中的懊悔更是达到了顶点。我好后悔、好后悔自己当初没有作为,让你们受了那么多苦。如果那时候我阻止你们的冒险,就能避免这一切。如果在你受到魔神皇攻击、落入陷阱的时候我能出现在你身边,至少能与你同生共死。可是我没有,我都没有啊!我不配做你的父亲,在你那一次死在魔神皇手中的时候,我就已经失去了这个资格。”

说到这里,龙星宇仰天长叹一声,泪水横流,他深深的看了龙皓晨和白玥一眼,突然间,毫无预兆的,他猛然加速,朝着魔神皇冲去。

浓烈的金红色火焰瞬间就从他身上升腾而起,那是裁决与审判之神印骑士燃烧的生命之火啊!

当龙星宇得知龙皓晨是他的亲生骨肉时,他的心就已经如同破碎般痛苦,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妻子,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在那一刻,他心中就已经有了死志。此时他不惜全力以赴的冲向魔神皇,不是希望能够将魔神皇杀死,而是要将自己的生命留在这里。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赎罪,只想以死谢罪。

“不,爸爸。”泪流满面的龙皓晨猛的大叫一声但是,就算以他的修为也来不及阻止龙星宇了。龙星宇在发动的那一瞬就已经下定了决心,速度之快,达到了他这一生的巅峰。

魔神皇依旧沉浸在痛苦之中,并没有抬头去看龙星宇,哪怕是这样,以他的修为也绝不是龙星宇所能伤害的。

一道紫色身影横挡在魔神皇面前,紫光一闪,龙星宇的身体顿时以比去时更快的速度反弹而回,就像是撞击在了一个大垫子上似的。

龙皓晨赶忙闪身将父亲接了下来,那挡住龙星宇的,正是月魔神阿加雷斯。

龙皓晨紧紧的抱住龙星宇,硬生生的压制住他燃烧的生命之火,悲声道:“爸爸,你不能死,你不能这样。你死了,我和妈妈怎么办?这一切都是误会,你真的想要赎罪,必须要活着才行啊!”

龙星宇猛的从龙皓晨怀中挣脱出来,那么强大的裁决与审半之神印骑士竟然蹲在地上放声痛哭。这一幕,令所有圣殿联邦强者心中都沉甸甸的。

月魔神阿加雷斯目光沉静的看着龙皓晨,“现在不是哭泣的时候,龙皓晨,现在你必须要有所抉择了。你可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反悔,和陛下以及瓦沙克共同对付你么?”

龙皓晨此时心神大乱,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月魔神阿加雷斯道:“因为奥斯汀·格里芬没有死。他不死,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与你们合作,希望的是我的族人在未来能够同化成为人类。而不是毁灭。而奥斯汀·格里芬只要不死。那么,不只是我的族人不可能活下去,就连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生物都不可能继续存活下去啊!龙皓晨,你现在是人类的领袖,你必须要有所决断,否则的话就来不及了。一切都会被毁灭。你可知道?”

龙皓晨身体略微晃动了一下,月魔神阿加雷斯那句人类领袖将他惊醒,他猛的一咬舌尖,强烈的刺痛感令他从悲伤中清醒了许多。

是啊!他现在是人类的领袖,无论面对什么情况,无论他自己遭遇了什么,都必须要为人类着想。此时此刻,他已经击败了魔神皇、月魔神和星魔神。正是人类冲破黑暗阻隔的大好机会。就算魔神皇是他的外公,可在人类大义面前他必须要有所选择。

有多少人类强者死在魔神皇手中啊!最近的,就是那两只称号级猎魔团。魔神之陨全部覆灭在魔神皇手中。更重要的是,不杀死魔神皇,黑暗年代就不会破处。或许,下一次自己就再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龙皓晨的心神渐渐冷静下来,目光灼灼的看着月魔神阿加雷斯,沉声道:“阿加雷斯前辈,我尊重你,因为你在先前有了正确的选择,也帮了我们许多。可以说,没有你的帮助,我们不可能在这次圣战中顺利获得先手,也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战绩。但是,你为了皓月而改变主意,我不敢荀同。皓月是我的伙伴,是我的兄弟。我不相信它会作出对我不利的事。你所说的它毁灭世界,不过是危言耸听而已。”

相关阅读
  • 龙皓晨x霍雨浩 唐三、龙皓晨、霍雨浩大乱斗

    龙皓晨x霍雨浩 唐三、龙皓晨、霍雨浩大乱斗

    2017-10-23

    大家好,我是唐三,我是个天才,先天满魂力,双生武魂,最强攻击器武魂,拯救世界的重任就交到我身上了。 大家好,我是龙皓晨,我也是个天才,先天内灵力超过95,后来到了一百,光明之子,拯救世界的重任在我身上才对。

  • 龙皓晨最大的敌人 第134章 最强状态的龙皓晨(上)

    龙皓晨最大的敌人 第134章 最强状态的龙皓晨(上)

    2017-10-23

    也就在这时,远处小山包上,三头形态各异,两只五级、一只七级,三只魔兽同时狂奔而下,朝着战场这边而来。陈樱儿就坐在那只五级魔兽背上。龙皓晨之前叮嘱她施展生灵之门,乃是为了用来断后的。按照他的计划,一旦完成救援之后。

  • 龙皓晨被魔族抓走文章 第210章 龙皓晨的抉择

    龙皓晨被魔族抓走文章 第210章 龙皓晨的抉择

    2017-10-23

    龙皓晨道“消息是月夜传来的。我们还在万兽关的时候,她就通过月夜商会知道了我们的位置。就在那之后不久,她突然收到月魔神阿加雷斯的召见,阿加雷斯让她发动月夜商会的情报机构,寻找我们的位置。并且告诉她,为了能够杀死我。

  • 龙皓晨坐骑 第十三章 龙皓晨的坐骑伙伴(四)

    龙皓晨坐骑 第十三章 龙皓晨的坐骑伙伴(四)

    2017-10-23

    老者淡淡的道“放弃它吧。打)这并不是你愿意的,也不会影响你以后的修炼。哪怕通过捕猎获取魔兽,也要比这只变种地火蜥强得多了。” 龙皓晨低下头,看向地火蜥那双眼睛。他和它有契约,所以他能感觉得到地火蜥此时的情绪。

  • 卓依婷童年 乡村女神卓依婷 出道30年只为帮父还债

    卓依婷童年 乡村女神卓依婷 出道30年只为帮父还债

    2017-11-17

    这些流行歌曲基本上都是山寨或者盗版,除了有名的四大天王还有邓丽君啊之类。但是有一个人,可以说是红遍大江南北,无人不识。她就是被称为“乡村女神”的卓依婷。那个时候的卓依婷还是个小女孩,却能跳会唱,几乎是和我们同龄长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