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怀忠是谁搞下来的 新闻会客厅:“三无”副省长王怀忠的毁灭(上)

2017-10-24 - 王怀忠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2月12号上午,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被执行死刑,对于他来说生命结束了,但是和王怀忠案有关的各种事情却刚刚开始,我们一起走近他。

王怀忠是谁搞下来的 新闻会客厅:“三无”副省长王怀忠的毁灭(上)

(短片1)

2004年2月12号,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在济南被注射执行死刑。王怀忠是建国以来第三个被执行死刑的省部级官员。

王怀忠1946年出生在安徽省亳州市,他从最早的生产队的记工员干起,先后做过公社书记、副县长、县长、阜阳地委副书记、书记、阜阳市委书记,直到1999年10月任安徽省副省长。

王怀忠是谁搞下来的 新闻会客厅:“三无”副省长王怀忠的毁灭(上)

王怀忠在案发后,一直否认自己有罪,但是经法院查明,从1994年9月收取第一笔贿赂,到2001年3月被双规,王怀忠非法收受索取他人财务,共计折合人民币517.1万元,同时他还对480多万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王怀忠是谁搞下来的 新闻会客厅:“三无”副省长王怀忠的毁灭(上)

1994年是王怀忠担任任阜阳地委副书记的第二年,在为一名犯罪嫌疑人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后,收取了6万元人民币的好处费,这也是法院认定的王怀忠所收受的第一笔贿赂。

在担任阜阳市委书记期间,王怀忠打着改善投资环境、促进经济发展的幌子,在房地产开发、土地批租中违反国家有关法律和政策规定,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导致国家财产损失高达4162万多元,自己也从中收受了巨额贿赂。

王怀忠是谁搞下来的 新闻会客厅:“三无”副省长王怀忠的毁灭(上)

王怀忠严重违反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的有关规定,1998年12月,王怀忠一次就提出了75名干部的职务安排意见,对有不同意见或考察中明显不合格的干部,仍然强行安排。

尽管如此,王怀忠在接受审查时一直称自己是合格的“三无产品”和“三无干部”。

王怀忠是谁搞下来的 新闻会客厅:“三无”副省长王怀忠的毁灭(上)

白岩松:好,今天我们会客厅请来了两位客人,第一位是王环海,是王怀忠案件第一公诉人,是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的公诉处的处长,欢迎您。

王环海:您好。

白岩松:第二位是孙屹峰,是王怀忠案件第二公诉人,是青岛市人民检查院公诉处的副处长,欢迎您。

孙屹峰:您好。

白岩松:刚才这个短片结尾的时候说王怀忠自己说,他是三无人员,您能不能先跟我们介绍一下是哪三无?

王环海:这三无干部是没有贪污受贿,也就是我们说没有经济犯罪。第二,没有买官卖官或者说没有政治上的问题,第三个就是没有腐败堕落。

孙屹峰:没有生活问题。

白岩松:所以他说自己是三无人员,那显得你们在办的是一个冤案,他总在说这是共和国比较大的一个冤案是吗?

王环海:他既然是三无产品,他也就表示,要把三无产品卖到底,在接手这个案子之前,安徽的阜阳原市长肖作新案件被查处的时候,当地的老百姓就流传了一句民谣,定能抓住王怀忠。只要反腐不放松,定能抓住怀中,可见王怀忠是不是一个三无产品的干部,是不是个三无干部,还是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

白岩松:老孙多次外出,来进行取证,比如老百姓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王三亿来叫他,但是最后在我们卷宗上认定的并不是这些数字,他究竟贪了多少钱?

孙屹峰:他对我讲的是,“孙处长,这个案子将来可以证明,这个案子是一个世纪冤案,如果我贪污了一分钱,你可以杀我的头”。我说从你家里边搜出来1120万,这个不是一分钱的问题。

孙屹峰:其实老百姓说的王三亿,主要的意思是说他贪得很多的意思,也并没有哪一个老百姓给他计算过,就是三亿,或者1.2亿,或者2.8亿,不是这个概念。

白岩松:老孙刚才说了,加起来,比如说认定的里头有已经500多万了,来历不明的还400多万,480多万。我们司法机关在查证起来是经历了一个相当艰苦的过程。这样,真正认定他受贿的时候,这个数额是大大地少于他的实际收受钱财的数额。

白岩松:您最后在2月12号的时候,您作为他死刑执行监督人,去目睹了他等于说生命结束的过程,最后还他认为自己是冤案吗?

王环海:我到了现场,我到那儿以后,最高法院的同志,法官对他宣读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他对这一块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他只是自己这样讲的,让告诉一下他孩子、亲属,他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让他们不要因为他这个事情有什么过多的想法。

孙屹峰:其实王怀忠对执行他死刑这件事情,我们从接手这个案子的时候,就感觉到他的心里上是十分矛盾的,他曾经谈到这样一个事,他就说你们现在要求我实事求是地交代问题,因为我曾经分管过政法,我处理过很多人,对于这个不老实交代的,一定要严肃处理,这是他自己跟我们讲的。

我说像你面对这么多的事实你还不承认,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理解。他讲,你们现在把我认为是态度恶劣,我很可能,他自个儿说,我很可能要成为中国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

王环海:像他这种在拒不承认的情况下,靠扎实的证据认定了以后,而依法受到严惩的,这应该是说在我们国家反腐败的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因为首先他的身份是一个省部级高级领导干部,也可能他自己就是自我不幸言中了。

白岩松:刚才谈到他的数额,他一般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敛财呢?他的道是什么?啊

王环海:从我们查证的情况看,就是在土地批租,就是土地市场上,利用职权干预正常土地市场,违反国家的法律和有关政策,为他人谋取利益。像对于安徽阜阳的土地市场混乱的问题,曾经国土资源部和安徽省人民政府成立联合调查组,形成了大量的调查报告,仅涉及王怀忠违法批租土地就达近百宗,造成国家损失是一个多亿,我们现在仅仅认定了他几千多万,四千多万还不是全部。

白岩松:给国家造成的损失。

孙屹峰:实际上他是经过两个过程,一开始他还是比较谨慎的,给人办一个取保候审,然后人家94年的时候收了六万块钱。后来随着职务的提高,然后胆越来越大,慢慢就十万、二十万地收。直到后来你送的少了我就不给你办,他自己交代过,曾经在一个场合他就说过,我这个事情确实很严重,我最后形成了人家多给钱我多办事,少给钱少办事,不给钱不办事。但是有一种情况,你给的我显少了以后,我把钱给你退回去。

孙屹峰:有一家房地产公司在阜阳,开始只是送了五万块钱,真的给退回来了,后来就送过去一个十万块钱,送过去一个十万块钱没有动静,第二年就再送一个十万块钱,还没动静。再送一个十万块钱,仍无动静,后来又送一个十万块钱,他已经当副省长了,当然也没什么动静。后来他们就说,这个钱看来送十万这个数额是少了,如果一次送40万的话,就可以开现场会了。因为王怀忠有个习惯,他开现场会。

白岩松:这是什么意思?开现场会?

孙屹峰:你只要把钱送的多了以后,他当场召集市里边各个部门领导一起过来开会,当地就有这么一个事情了,牵扯到一些政法干部拆迁的问题,政法干部觉得补偿还有其它的问题,不想拆迁,这个个体户就给王怀忠送钱了,一次送了很大,然后王怀忠当场召开协调会,现场办公,王怀忠就讲,马上拆迁,一个星期之内如果不迁出去,那么就该罢官的罢官,这叫什么呢?这叫不换脑子就换位,不换思想就换人。

包括我们提审的时候他也说,对,我说的,不换思想就换人。

白岩松:您说的这个故事讲述是不是他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一种方法?

孙屹峰:对。

王环海:他这个现场会,这个场合比较特殊,是在什么地方?是在酒桌上的现场会,这是本案的王怀忠的一个最大的特点。钱递上去了,希望王怀忠抓紧时间给办,怎么样来办呢?告诉王怀忠,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到了酒桌上的时候就给他讲,某某某某,那件事儿,拜托您的那件事儿希望您给催一催,抓紧,他当场就掏出电话来,就把有关方面的这些负责人,逐一打电话叫到这个酒桌上来。

孙屹峰:召集到现场。

王环海:这个现场是酒桌的现场,然后告诉,这个事情我的意见是什么什么,你们就回去落实。

白岩松:从这样的故事当中就能感觉,他所谓的第一个三无的无,不行贿受贿,我不受贿,我不贪财,这肯定不是真的。

王环海:他这个人也确实懂得敛财的一些手段方式,在阜阳市,凡是黄金地段的土地的批租权、决定权是由王怀忠一个人说了算的啊。

白岩松:一支笔。

王环海:别人不能染指,别的也可以去干,阜阳后来就搞乱了,其他一些当时的领导仿效王怀忠,也去插手土地,

孙屹峰:而且他这个敛财一直到后期,到了一种,如果你不给他送或者没及时不断地给他送,如果他认为你是这样的话,他会主动跟你提出来,他给一个当事人,给一个个体老板碰到了以后,他家里边要装修房子,他跟他说,你不要当肉头地主。

白岩松:肉头地主什么意思?

孙屹峰:这个肉头地主开始我们也不理解,后来我们到阜阳打听,大约就是当地的守财奴的意思,大体就是这样,挣了钱不要自个儿花。人家就送上30万。

白岩松:这已经就是索贿了。

孙屹峰:当然他这些方式方法是很多的。

王环海:你说直接索要,我们现在来讲直接要,你给我准备准备多少多少钱,我现在暗示,你不要当肉头地主,这事儿,我并没有说。

白岩松:人家比我聪明,暗示就起作用了。他替人安排官吗?

孙屹峰:他替人安排官也是以金钱或者是利益作为交换筹码的,王怀忠是长期在阜阳进行经营,原来亳州也归阜阳,成长起来以后,他确实也需要一些人和他一起进行某种经营,大约是98年的下半年,有一次调整干部,正常程序应该是组织部门提出意见,进行考察,然后向常委会或者书记办公会进行汇报,最后研究决定,他就不这样,他把组织部长叫来,叫来以后然后就是列名单。

这就不是你考察,我事先定好了,这样的话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就是如果通不过,你在常委会上通不过怎么办,王怀忠也很有办法,他往往把这种大事、重大事情,防止别人提意见的重大事情放到最后,放到这次开会研究。

白岩松:常委会的议程里。

王环海:放到这个议程里头,放到最后就有什么好处?没有很多时间来研究,来认真研究这个议题。而且他还有个很高明的安排,把那些争议少的,大家基本上能够同意的就放在前面,把那些争议大的,他估计可能很难通过的就放后面。这样大家还没有等待展开讨论,时间就到了。

等到过几天,组织部门的任命令就出来了,有的人就说,当时还没有展开讨论。你当时参加了吗?参加了,有常委会记录,你参加了,你参加了以后提出来以后,不是也展开了讨论了吗?怎么说没经过讨论呢?这是组织部提的意见,也考察了。

白岩松:程序上有这个程序,所以你再说很多话的时候反而还不太好说,聪明。

王环海:实质上没有发挥作用。

白岩松:孙处长,在你比如说外带调查的时候,包括去他们家看的时候,刚才也说整个认定的受贿500来万,他花的多吗?

孙屹峰:他大部分应当说花在女人身上。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他在西安开会认识一个女服务员,后来这女服务员跑到北京,他在北京开会,这个女服务员跑到北京找到他了,他就请一个服务员,请她吃饭,然后再给她钱,然后让个体老板再给个这个女的安排工作等等这些。后来我们问王怀忠为什么对这么一个女的服务员,当然王怀忠他说,我这是对谁都很好。

白岩松:有情有义。

孙屹峰:实际上他很多钱都花在这方面,而且在这些问题上,他花钱应当说是很大方的。

白岩松:不肉头。

孙屹峰:对,他是不肉头的。他很多钱是瞒着他的家属,自己把钱就。直到现在,现在尘埃落定了,有很多钱仍然是个迷,王怀忠究竟弄到哪儿去了,仍然是个迷。

白岩松:所以这方面由你们两个介绍的时候,包括整个我们在调查的过程中,相当多的证据跟他的三无可能正好是形成对立的是吧?

孙屹峰:正好相反。因为他自己曾经也这样交代过,就是他在阜阳的所作所为是搞坏了经济,搞乱了吏治,搞坏了社会风气,

王环海:这个案子通过查处王怀忠,带出了11个副厅级、地市级的领导干部,带出了20多个县处级的领导干部。我记得在别的案子上有一个被告人曾经这样讲过,说这种跑官要官这个腐败风气形成到什么样,在1999年的春节前,到市委大院送礼的车都把交通都给堵塞了,不得不出动交警来疏通

(短片2)

在担任阜阳市主要领导和安徽省副省长的6年多的时间里,王怀忠的行为引起了当地百姓的强烈不满。2000年10月份,在收到群众的大量举报后,有关部门开始了对王怀忠的初查。

调查组首先找到了与王怀忠关系很密切的所谓“铁哥们”—7个民营企业主。看到这些人被调查组一一找去,王怀忠开始意识到调查有可能是针对自己来的,但是王怀忠并不清楚调查的主要内容,于是他开始通过各种途径打听,转移赃款赃物,并和这些涉案人员订立攻守同盟。

一个月后,被调查组找去的人越来越多,王怀忠意识到调查组就是针对他来的。眼看自己的前程不保,王怀忠希望通过各种方法让调查停下来。什么方法最好呢,王怀忠习惯性地选择了金钱。但是钱怎么用呢,正在这个时候,王怀忠似乎找到了一个救星。

白岩松:最近我在看跟他的案子有关的各种新闻报道的时候也都谈到了,就是在他这个时候非常敏感、多疑,然后希望找救星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别人给他介绍的,说这个人能通天,能找中纪委的人来帮他解决情况,这个时候他找的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能帮他的人?

王环海:从现在来看,完全是一出闹剧,但是正像我们说的,王怀忠在当时那种情况下,用一句成语来说吧,已经属于慌不择路了,就是已经丧失了一种正常的判断,分析、判断能力了,从2000年10月份到他找关系,一个多月,而且接受调查的人是越来越多,他看这个趋势对他已经很不利了,所以他就紧锣密鼓就要到处找。

正好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一个朋友在北京认识一个我们现在要指控认定的骗子叫陈思雨,号称陈立夫、陈果夫的孙子,到大陆来要参加大陆和台湾海峡两岸的关系,显然这个放到任何一个正常人眼里判断都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但是王怀忠这个时候确实也就信了。

孙屹峰:这个化名陈思雨这个,他的真名叫侯万清,实际上他是东北地区的一个农民,无业,在北京“闯天下”。他说他认识中纪委,认识中央首长,这么一个人,王怀忠就有点病急乱投医,他给化名陈思雨这个骗子送礼,然后送了一副画,还是一个假的,陈思雨找人一鉴定,这个画是假的,立刻就把王怀忠叫来以后臭骂一顿,说你这个王怀忠是个政治流氓,你居然用假画来行贿,我马上打电话叫四辆警车来抓你到检察院去,你说王怀忠跑这个地方来行贿。

王怀忠这时候是吓得跪地求饶,真的跪地,因为这些骗子们在交代材料当中,这个骗子后来被抓了,现在还南京服刑呢,当场描述王怀忠那个丑态,实在是非常令人吃惊的。

白岩松:但是这儿得有一点,他肯定要有允诺,然后这个允诺是跟王怀忠期望达到的目的是一致的,他向王怀忠允诺了什么?

王环海:王怀忠一开始的主观要求想象的是,首先要阻止下调查,阻止调查,他知道,有关部门对他展开调查是根据群众的举报,要阻止调查,首先的一条要把这个举报信撤下来,有领导批示。

白岩松:这是第一。

王环海:这是第一。第二个就是当时传的,有些人,阜阳他所谓的对立面,他自认为是对立面在北京告他,这就涉及到一个当时肖作新案件,原阜阳市市长肖作新案件,他认为肖作新案件,当时是判得太慢,程序走得太慢,他的想法就是尽快地把他判下来,这样大家对案件,对所谓的反腐败就不太关心了。

白岩松:这是第二,赶紧结案。

王环海:第三个,他想调动一下职务,就是工作进行一下变动,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在安徽当地的民谣四起,老百姓给他起了很多外号。

白岩松:离开是非地。

孙屹峰:每办成一件事给一百万块钱。这里边就有一个巧合,因为肖作新那个案子正好在他跟骗子交易过程当中,真判下来了,那报纸上登出来了。

王环海:骗子们知道还是在街上买报纸,一看报纸上登了,马上去复印了一份。

白岩松:但是这一百万挣得比较容易。

孙屹峰:还有那个举报信,这几个骗子合伙,其中一个骗子他的家属是阜阳人,他对王怀忠的情况,大街小巷群众都了解,想想就那么几条。

孙屹峰:这个举报信是其中一个骗子想了这么几条之后就打印出来,交给另外一个骗子,这个骗子一看举报信不像真的,就拿红颜色的笔在上面画了几个圈圈,画了几个道道。

白岩松:意思是什么呢?

孙屹峰:意思就是不像中央领导批示。

王环海:如果把举报信撤下来了,那举报信应该有领导的批示。这样就拿红笔就批了几个圈阅,或者要认真查办,但是也没有落什么名,在有一些地方圈了圈就表示为这是重点,是这样伪造了举报信。

孙屹峰:他们这三个骗子其中有一个骗子是在东北地区一个县里边干过演员,那个骗子事后交代说幸亏我干过演员,我们配合得维妙维肖。

白岩松:后来骗子们自己怎么说,落网之后?

王环海:骗子后来这样说,没想到王怀忠这么身份的人,竟然这么能够轻信,我们当初和他接触的时候,自己也是说句俗语叫心里揣着个兔子,说句文明点叫忐忑不安。后来一发现,这个人还真好糊弄,而且还真能糊弄出来,越来胆子越大,所以后来才有了后来敢当面训斥,一个副省级的领导能够训斥得跪地求饶,也不是他们敢下很大的决心的,但是确实他们也就办到了,而且确实他们拿到钱了,所以感觉王怀忠是肯定有事。

白岩松:最后他给了人多少钱?

孙屹峰:他实际上找人家要了200万,给他刚才提到那个中间人,给了120万。为什么给他120万呢?他当时有个活思想,就是说不能让他们这些人认为我这个钱来得太容易。

白岩松:他这些钱是从过去自己受贿的钱里拿出来的还是新要的?

孙屹峰:是新要的。按照证人的说法,王怀忠为了要这两百万,应当说是花了不少的心计,当面他就给人家哭大鼻子,哭了两次,后边他又安排了一些圈套,使人家以为这个钱与他没有关系,

白岩松:但是这该算是他索贿最大的一次数额?

孙屹峰:最大的一次。

王环海:这一笔一次200万,我们现在认定517.1万里头,它基本占了三分之一还强。

白岩松:所以这儿就涉及一个,包括老百姓也在议论,你说最后我们认定的是500多万,包括400多万来历不明,可是他能花200多万却要把这个事儿抹平,这背后的事儿……

王环海:这正是我们当时不断地思考这个问题,就是王怀忠,你为了阻止有关部门调查,竟然不惜拿出200万,我们认定的数额可能和老百姓,和百姓,尤其和阜阳的百姓所期待、所认识的有相当大的差距,但是这是按照事实,按照证据来说话。

白岩松:对。

白岩松:我们再用一个时间来谈一下他给阜阳带来的影响,比如说我先问您,王怀忠给阜阳带来的这种消极影响。

孙屹峰:阜阳的经济发展受到了严重的阻碍,我认为他这个危害将会在一段时间,或者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会存在下去。王怀忠他比较喜欢假大空,他搞全国的养牛大县也好,以及搞国际机场也好,因为阜阳这个地方它不是个政治文化经济中心,所以在这个地方建国际机场是缺乏论证的。后来我们到机场去看过,遍地杂草丛生,老百姓讲,这个地方是一个放牧的好地方,老百姓戏称它为牧场。

白岩松:王处,您的看法。

王环海:对这个,曾经我们搞过座谈,我还想引用他们的话,当地人说的话可能是不是更准确,更好一些。就是王怀忠在安徽阜阳的这些年,对阜阳带来的影响,坏的影响、负面影响是全方位的,不仅在政治上,就是选拔任用干部,刚才说了搞坏干部,不光在政治上,在经济上搞假大空,搞浮夸,搞所谓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导致财政大量地透支,老百姓负担加重,搞乱了经济、土地市场,以及搞坏了社会风气,阜阳这几年发展慢,与王怀忠的所作所为有着直接影响,他们讲,阜阳丧失了发展的机会。

白岩松:他已经不再用哪一个具体的数字能直接衡量的,那些可能都好补,机会丧失可能是比较难补的。

王环海:是的,发展机遇没有了,当然现在的话,通过清除腐败以后,清除王怀忠案件,阜阳现在发展慢慢,像我们这次到阜阳去办案,感觉阜阳已经和以前,他们在座谈也说,也谈到,和以前大不一样,当然我们也相信肯定阜阳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相关阅读
  • 王怀忠的靠山是谁 巨贪王怀忠一审被判死刑

    王怀忠的靠山是谁 巨贪王怀忠一审被判死刑

    2017-10-24

    成为继胡长清、成克杰之后第三个被处极刑的省部级腐败高官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9日上午公开宣判,一审判处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王怀忠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继胡长清、成克杰之后。

  • 王怀忠的葬礼 济南中院审理过的贪官:王怀忠、王昭耀、李培英等

    王怀忠的葬礼 济南中院审理过的贪官:王怀忠、王昭耀、李培英等

    2017-10-24

    8月22日上午8时43分,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随着案件开审,济南中院引发了媒体等各界关注。梳理近年来的媒体报道,济南中院一审审理过多次官员涉贪涉腐案件。2003年4月23日。

  • 王怀忠简历 王怀忠被处极刑是罪当其刑

    王怀忠简历 王怀忠被处极刑是罪当其刑

    2017-10-24

    王怀忠受贿500多万元被判处死刑,而过去法院曾对一些比王怀忠受贿数额更大的受贿犯罪分子没有判处死刑,如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和河北省原副省长丛福奎,这是为什么?最高法院有关负责人就此作出了以下回答。按照法律规定。

  • 王怀忠的两面人生 《王怀忠的两面人生》电教片观后感

    王怀忠的两面人生 《王怀忠的两面人生》电教片观后感

    2017-10-24

    观看了警示片《王怀忠的两面人生》后,在自己思想深处受到极大触动。以王怀忠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他们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经受不住考验,走上严重违纪违法、腐败堕落的犯罪道路上,不仅严重破坏了党纪党风。

  • 王怀忠得罪了谁 王怀忠求助骗子妄图摆平中纪委

    王怀忠得罪了谁 王怀忠求助骗子妄图摆平中纪委

    2017-10-24

    2000年10月,中纪委等有关部门开始对王怀忠进行调查。犯罪事实暴露后,王怀忠试图通过行贿手段,对抗有关部门的调查。王怀忠经人介绍认识了化名陈思宇的骗子。陈自称认识中纪委领导,可以为王怀忠反映问题。正在四处活动的王怀忠喜出望外。